Sehnsucht

我认定
现在的苦难,
可以
换取
与你再次相见,
爱,
于是就此坦然。
 
我认定 可以 与你再次相见 于是就此坦然
现在的苦难 换取 爱
 
Sehnsucht,对于不在事物的渴望……
   
     过去的三年,不过是一个陌生人,盗用了我的名字活了三年。所有的笑都不过是替别人快乐而已。那些眼泪顺流进耳蜗的静夜里,咀嚼着孤独的灵魂变得更加灰暗,那些和你在MSN上的短暂温存,可以照亮我好几日。
    这一切都是因为——     
    J’ai la nostalgie de toi
    ——我不能承受你不在身边的痛苦。

先贴一些我高中时的习作,一半是为了纪念,一半是为了遗忘

我在爱

好几回,伫立在天台,
望着和你一样的阴霾。
心中却寻味着,
你眼中隐藏的无奈。

好几回,在雨中徘徊,
默数你的神采。
然后闭上眼,
悉心点着心跳的节拍。

如果哀思无法采摘,
如果思念注定苍白。
我崩溃的泪腺,
便如同被割开的动脉。

如果等待永远不再,
如果终点远在蓬莱。
紧闭了嘴唇,
歌唱,然后独自摇摆。

我在爱,尽管这是我一个人的事…

我,回来了

我再次到这里,依然是渊深海阔。
但是我不放弃,迎接明天,
明天,是传说中的大审判日。
 
不管如何,我要继续。继续,包括这里。
郁闷,琐碎,烦躁,清醒……欢迎来到渊深海阔。

我才知道我有多脆弱

   昨天晚上很遗憾没能参加活动,我去了医院。只有当我拿到化验单的一刻,我才知道,高考这个Dot依然还在我的头上,无法驱散。
  高考不仅扼杀我的意志,还拖垮了我的身体。
  本来高考结束是报名参加义务献血的,但却查出我的肝功能有问题,谷丙转胺酶高出正常值三倍,医生告诉我,假如这个情况不能改变的话,即使录取了大学,也会被勒令休学一年。
  而这个毛病的原因很简单,就两个字:疲劳!!这让我想起了高考前的最后那一段岁月,不断地嗜血攻击,现在副作用出现了。
  没什么好办法,只能每天挂水,由于各方面的原因,只能在下午5:30过后挂,能不能赶上晚上的Raid,就只能看我的造化了。
  起码,下午的ZZ工作室还是能准时参加的,祈求ZZ工作室的活动能准时结束。
  当然,只要条件允许,我不会缺席Raid的。倒是我的承诺“能从鸡叫上到鬼叫”已经发霉。
  突然想起曹植《白马篇》:名编壮士籍,不得中顾私。捐躯赴国难,视死忽如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