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拾东西,准备离开

  收拾东西,没有什么给我留恋。不知道什么应该带走,什么应该留下,本想带走一本书,却没有合适的,不是浅薄,就是烂熟。最后把lin给我的八封书信和一张贺卡带在身边,好像是某种信仰。
 详细查阅我和她的距离,100公里,若是取道苏州火车站,还是有24公里的车要坐。我的平衡系统过于敏感,所以对我来说,这像是穿越地狱,但是他们说:那是通往天堂的捷径。如果需要,我义无反顾。
  还有,唯一准备带走的娱乐用具是我的MP3。嗯,不带电脑,的确要慎重选择一下,这两天会排出一个歌曲名单吧,会有困难。还有一件事情,今天看到alizee的表演,她的一个笑让我变成了alizee控…
 
  写这篇的时候,机器意外死机,感叹无常,再次。

惊闻上海气温达到37度

  为什么明明知道你不在这个城市,我依然会左顾右盼?
  为什么看到外形相似的女子,还是会微微心颤?
  为什么开始关心一个陌生的城市的气温?
 
  每天都在一个有lin的梦境中醒来,然后发现自己手脚冰冷。慢慢蜷起四肢,然后,舒展,起身。
  开始用一种姿势一种表情来思考,或者说想念。寂静岭的文章就在这样一种哀愁中渐渐明晰,那是关于什么的故事?一定要放在这个阴暗的背景下面。故事越来越偏离恐怖的风格,却也越来越回归寂静岭本来的精神。当爱变成原罪。
  有多少无奈想要表达,再也不能把听了会流泪的音乐放给你听,再也不能收到你回的短信,再也不能相你诉说内心深处的感觉。世界明亮,而我回到我的小角落。
  却有决心,不言失败,把她幻化为对世界的野心,向着幻觉前进。带着一往无前的决心,和…惶恐着终有一天会失去的狂热。
  在这个特殊的日子,我选择了规避。敏感。但也没有什么,我每天都在祝福你平安和幸福。还有,这几天天气热,要保重身体啊。

夜愿

钢琴声潺潺,
思念的馨香开始弥漫。
在这样的夜里,
打开你的书信,今夜我注定失眠。

可否用我积攒的汍澜,
兑换你难得的笑颜?
在这样的夜里,
我仰头,追寻着你的璀璨。

也许这一切将只是过眼云烟,
但我依然等待月圆。
在这样的夜里,
我可以不必语言,对你的思念。

许多个夜晚流失成岁月,
我为你守望已经五年。

 

那么,再见了

  吉的堡的工程做完了,基本上。嗯嗯,只能这么说了。表面上是做完了,只要你不看蛛网一般线路纵横交错的机房,只要你不看2楼电脑房不能联网的事实,只要你不看…其实从这次工程也能明白一些东西,这样的工程,必须要有专门的协调官员,必须。否则就会出现我们遇到的各种问题,布线的不给网线标签,或者是网线莫名被剪…比较郁闷的还不是这个,工作期间被无数loli MM打搅,而且是萌到一定程度的==我在测线,她们要扫雷:'(
  这次工程的结束也意味着我这个暑期的打工生涯的正式结束,因为有这么一段经历,我这个暑假,不是一事无成。那么,再见了,br的诸位大大。
  被说服放弃去上海的念头,并非放弃,只是要学会看淡和遂愿。许多奇迹,只有相信,才会存在。尽人事,听天命。就像你说的一样,顺其自然,而我,依然相信。
  那么,再见了,lin。
 

杂记

  回公司做吉的堡的工程,一天装了19台机器。累得腰都直不起来,因为没有光驱,不停地拆了又装,手持螺丝刀上下翻飞,但是依然掩饰不住情绪的变化,被追问,我老实回答。同时发现个很奇怪的问题,同一型号的清华同方电脑,速度竟然相差很大,最快最慢相差33%。反正是给幼儿园小朋友用的,无所谓了。
  已经能习惯这样,用手机给自己放一首歌,就是现在这首this love。this love ,never had to say love .lin其实这件事情我骗了你,即使是在工作时,我也做不到不整天想你。直到我连续做坏4个水晶头…接过boss递过来的冰水,一口喝下。
  寂静岭的写作计划将被激活,到时候日志会暂停吧,因为不想浪费灵感。这两天会把剧情推敲一下,还可能出门。为了写作而出门,去上海,我的寂静岭。不过仅仅是可能,因为上海的火车票太难买到了,站票是唯一选择,当然这不会是阻碍。突然想起异域镇魂曲的最后一句台词:time is not your enemy , forever is .但是我发觉不是这样。永恒不是我的敌人,时间才是。
  得到了对我来说至为重要的号码,我奋力抓住,但是很困难,感觉什么东西想细沙一样,尽管用力握住,仍然在慢慢流走。
  lin,假如我出现在上海,你会惊讶吗?

火车站的随想

  如果不是这400块钱,我们的故事应该结局了。它会成为我生命中最为美好的回忆。也许下一次我们见面的时候,我会微笑着伸出手,说你好,我叫刘书豪。但是现在,你退400块给我,也一把把我推入寂静岭。
  8月24日,大审判日。lin离开常州,接着是一声惊雷,天空有无数眼泪落下。
  其实仔细想想,这件事的一开始,我就不断的暗示自己会失败会失败,事实最终如我所愿了。不要总以为自己很英勇,其实内心还是被胆怯占据着。这就是原罪。
  前天网上遇到个小MM,她问我,那你现在准备做什么?我回答:
  在下次见到她之前,使自己变得更优秀。

no way to say

  今天我生日,收到了一份特殊的礼物。一只白信封。
  lin,你好傻呀。你以为退给我400块你就能不亏欠我么?就算你能把钱还给我,那么我给你挑手链时在街上的8个小时,你能还给我么?那么过去的5年里,无数个想念堆积的日子,你能还给我么?我笑着,笑容落寞苦涩但却发自内心。
  但我依然认为,这是我最好的礼物,我会留着它,会把那些我决定绝口不提的思念写下来,装进去。这样,在我松懈的每个时刻,只要我看到它,就会觉得如芒在背。至于钱,算是暂时代管,尽管你说你不会收。
  “好了,再见吧。”是唯一让我心慌的词句,我不想再失去一个朋友,一个重逾性命的朋友。

Previous Older Entri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