尘归尘,土归土

  时间就这样一分一秒的过去,无可挽回。就像在我犹犹豫豫的那些日子,就像在我那些挥霍的日子。但是现在不同,我仿佛在品味,我在家乡的最后时光。没有lin在。我找不出眷恋的借口。然而我去的城市,同样没有。所以说,只是过客,不是归宿。这就是罪,罪!!Z你说得没错,是罪啊!!
  不知道有没有补救的可能,其实知罪但是没有受到惩罚才是最痛苦的。就像我现在这样。不过,我会完成对自我的救赎,不光是心灵上的,还有现实的。寂静岭的小说应该会很快完成。但是悲凉的是,写完后却不知道给谁看。lin曾说一定要看我写的小说,但是现在,她却连理都不理我了,人世间莫大的悲哀,也不过如此吧。
  现在需要一场雨,一场慢慢下落丝丝旎旎的雨。不为畅快,只为掩饰。但是那样掩饰得了什么呢。没有人会关心。会把自己沉浸在痛苦之中,大学,对我来说只有奋迅。
  尘归尘,土归土。
  我要离开了。却不说再见。就像。

今天的日志…

 在常州的倒数第二天,开始在街上乱晃,晃,看着人群和墙角,写下诡谲异常的诗篇,充满隐喻和暗语,这个将在寂静岭的文章中大量用到,不过是否得当就很难说了,因为这本该是在上海完成的工作。哎~现在只要靠我自己克服了。唏嘘是没有用的,做好自己能做的,就心满意足。
  哦,关于小说,所有的写作用具都打包收好了,这些都要到苏州去做了。给自己的目标是恢复初三时候的水平,一个晚上2页稿纸,大约500字的样子。不求高产,但求细致。而里面大量用到并且肯定是重要部分的,那些诡异的诗,现在已经开始做了。
  今天在街上本想大手大脚花一笔的,最后花了6块钱…呃,我长这么大最大的一次花销大概就是那396元的手链了,而且,不管你想不相信,不管后来发生了什么事,我依然认为那是我2006年夏天最快乐的经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