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大雨

  第一次在真正的大雨中踢球,童年的禁忌。我望着恍惚间出现的zy残影,她总是在雨中微笑。
  无奈脱下小牛球裤,穿上一条棉毛裤,外面再罩一条运动裤,穿上属于我的那件红色10号背心。眼中有完全的迷惘。大雨天湿漉漉的球场,球趟出去便以诡异的速度向前滚动,超出控制,不可追赶,油然而生的绝望。有不可控制的恐惧,就像那天红星电影院前,你转身跑开……接着是0:1、0:2……比分落后,亦不受我控制,我咬牙拼抢,突破,传球,但却被无情扼杀。被两个体育老师围抢,勇猛地使用身体对抗,然后突破远射,球中立柱。
  下场的时候,刺骨寒冷传来,自内心迸发,感染全身细胞。
  越困难越兴奋,只是因为我从来没有成功过。没有人比我更加渴望。因为我在爱,尽管那是我一个人的事情。
 
 

随笔

  把MSN上的头像改成了弗莱彻,全身浸血,金发破碎,眼神无畏。尽管,他被告知他只是个小人物。他的浴血奋战被冷眼旁观,他的贡献被漠视,他的努力被调侃。最后甚至他自己都开始怀疑,他是否还有存在的价值。
  假如一个人一生只有一次闪亮的机会。在那一瞬间,我愿意称他为战神。而我的疑问是,我是否有闪亮的机会,难道已经过去,难道遥不可期。反过来探索自我心灵的时候,是否总是会产生对自我的怀疑?
  期中考试比较顺利,其实是不大在意。结束后准备立即启动一个新的启划,学校的学术部给我机会,让我自己组织开一节课。我准备讲一些自己曾经沉迷过的东西,非主流,但是吸引人:科幻小说,从儒凡尔纳到阿西莫夫,从何夕到刘慈欣。而在我身后,是整个文学社的支持。我不能输。
  会很长时间不上网,窝在宿舍里看日剧。不愿意与人交流,有人大搭讪也只是沉默,然后静静地对他们说晚安。
  是的,晚安。

11月4日 冷 未受到她的来信

  很长时间没有写了,生活总是这样无奈。上次回家的时候,我在电脑前发呆一整天加一整夜,也没有动一个字。可以被理解为能力的丧失。我对着一个灰色的名字说,生日快乐,lin。
  无数次地重复一句话。
  在学校,没有什么特别的,学习。把一种陌生的语言一个字一个字地写入脑海,去占用因为记住她而变得拥挤的记忆。假如记忆可以整理,我愿意把她全部忘记,然后重新在人群中把她找出来。我们的相遇来源于命运的安排,假如我能选择,我更愿意用双手来创造幸福,就像我现在做的那样。
  嗯,就是这样的。我说,她是我的幸福。即使她不在,不会在,永远不在……
  和学校的文学社有奇怪而完美的邂逅。有点不知所措,不适合在这样的场面出现。我的诗被别人读。他们会先问我:“你写的?”我只是点头。把《再见,寂静时光》给社长看,他说他看到他自己。
  在学生处工作,消耗不多时间赚取每月120薪水。这样让我每月的开销显得更加夸张。根本不花什么钱,没有欲望,没有要求。在空暇下来的时候,喝一杯咖啡,就是我全部的全部的满足。
  于是我开始想知道,想问别人我是不是很无聊的人。就像那一年的春节,她问我的问题一样。如果就此定局,她能够像现在这样,我亦会释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