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en

Dear Lin:
  我想念你的声音,
  没有原因。
  我想要飞行,
  穿过黑夜和黎明,
  寻找你的身影,
  你的身影,占据了我的心。
  我送你这条围巾,
  希望能得到你的回音。
           this is allen writting,
           standing and waiting.
 
Lin,my love:
  流星在天空划过完美的弧,
  我对你的思念已没有限度。
  整个夜你都在我眼前跳舞,
  我试着严肃,
  想要跟上你的舞步。
  可是你为何没有回复?
  哪怕仅仅是说不,我也不在乎。
  我依然会每天为你祈福。
           this is allen who don’t know how to do.
 
Hey Lin!
  这是什么道理。
  为了你,我什么都放弃。
  But why you always be busy?
  还是哪里除了什么问题? 
  我已经不在感觉甜蜜,
  但还是一直在想你,
  因为这是我呼吸的意义。
  Can’t you see!!
  求求你,
  Answer meeeeeeeee!
       Allen 绝笔
PS:对不起,我爱你。
 
Hi,Allen:
  很抱歉,我不能,
  我已经有了恋人,而且我们好得很。
  谢谢你的围巾,它让我不再感觉冷。
  对不起让你久等,
  一直想给你回信,但总是被琐事所困。
  从你的信来看,你是个很有才华的人,
  一定有女生把你作为他的梦,
  因此你没必要只为我沉沦。
  刚才听说有人跳楼,因为恋爱不成。
  我只想说,那很蠢。
  那个笨蛋是谁,让我问问…
  啊!天啊!那就是你!Allen… 
 
 
 
 
 
 
 
 
 
 
 
 

傍晚的五楼和淡淡的咖啡

冰冷的空气,
沁入我的心肺。
凉透的咖啡,
什么滋味。
我把杯子摔碎。
 
沉默的你,
永远无法扣开的心扉。
TESIRO是我的墓碑。
我好累,
我的世界一直天黑。
 
 
 

忙,盲。

  忙。
  对不起的人是我,lin。收到你的信是周一,但是开始回信,估计要到下周一了。
  参加一个叫模拟课堂的比赛——据说是天平学院的保留项目——进了决赛。可是比赛到了这个份上,莫名地对胜负早已忘怀,并不在意规则的漏洞,也不在意不公的对待。只是,在预赛的闪光表现之后,我从讲台上慢慢走下,突然觉得,也许今后的人生,不会再有这样的经历了。仿佛是该做的做完了,只想结束和睡觉,what’s done is done,it feels so bad.于是赶紧溜出去,在厕所用冷水来掩饰。
  不光是这个比赛,还有更多更琐碎的事要我梳理。和机械系的联谊,要组织。冬季运动会,要安排。楼层长的工作,要做。我甚至认为这些开始干扰我的学习。当然,还有更重要的,给lin的回信。我每天早中晚三次地跑收发室,可是等到了她的来信,却真的真的没有时间回。因此这次回家我会带一些药物回学校,那些高三时用来续命的药物。
  盲。
  lin,请不要对我说抱歉,我不会原谅你。因为我早已失去怨恨你的能力,还谈什么原谅呢。你给我来信,是最令我开心的事。整个高中3年(当然,最后一年我没有忍心打搅你,要算的话应该是两年),你一共给过我8封信和一张圣诞卡,我一直留在身边。因此,你一提起你高中时的法国外教,就有一位英俊男子出现在我脑海,他住你最喜欢的木结构房子,他有一条喜欢叼回别人手杖的狗……我印象深刻,因为这对我重要,你是我生命中重逾性命的人。然后我说我爱你,你转过身跑开。也许。也许事情本该如此。当然,自从那之后,这个世界上,再也没有我怕的事情了,心愿已满,没有遗憾。
  其实有过迷茫。上次在406路公交车上黄粱一梦,突然间觉得你只是对我来说很重要的人,而不应该是我爱的人。猛然间的惊恐。仿佛是致为本质的背叛。一瞬间的伤感,内心深处的放弃。可是深呼一口气,我还是发现我爱你。原来只是杂念。而自我内心,早有选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