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谁可以听见我心底的呐喊

  悲伤到几乎打不出字。
  得知我的主要课程—基础日语—近乎挂课。我有失败了,毫无借口。这一学期,我远离网络,远离游戏,甚至远离朋友,只是偶尔作作小诗。完完全全沉浸在自己的生活中。我把她的名字写在床头的墙上,每当我看到它,我从不敢有所懈怠。这就是我每天在室友完全不思学习的情况下努力学习的动力。
  但是,我现在知道,这一切还不够,远远不够。他们嘲笑我说我们可以推托说我们考不好是我们没有努力,而你只能说是你比较笨。是的,我愿意承认我笨,我的确发现我在语言上没有天赋。我常说的拙能补勤,大概就是这个道理,但是现在,我们要回到事情的本原,从头开始。我的天赋不在这里,但是我要把它变成我的优势。
  he said : every moment is another chance . 不管如何,生活还是要继续,就在几小时前,apply正式发布了iphone,说实话,我被深深地吸引了。离人的朱红泪。暂时把它作为我的短期目标吧!2008年,599美元。我要用我的双手赢得我心爱的事物。
  from the inside . 

人生若只如初见

  人生若只如初见
  最近在看得一本书,古诗词鉴赏。作者让我想起我的一个高中同学,坐在教室最后一排的女生,有漂亮的眼睛,和满怀的诗意。仿佛于这个世界有一段距离。她能写出绝美异常的词文,我曾经试着跟随她的意象,可惜,不行。续过她的一首词,但是她说不对。呵呵,其实我并不奢求。她的诗词,她的文章,就在那儿,散发着她自己的馨香。而凡夫俗子如我,无法靠近。
  元旦没有回家,整层楼仿佛只有我在,上楼有脚步回音。今天出来上网,发觉没有回家的人还是蛮多的么。刚才去了寒山寺,本不在预期之中,去听祈福新年的钟声。我在寒山寺外的河岸边,给好多人打电话。把钟声和祝福,传递。第一个是母亲,第二个是lin,可是她已关机。内心深处陡然一凉,彷徨,忧伤。接下来的一通电话甚至忘记祝福。这个世界,只有你能让我失神。此时彼岸突然有花火升起,绚烂无比,可是免不了终成一地尘埃。lin对于我,真的只是彼岸花么?
  开始迷恋写诗歌,像词,也像歌。坚持用最朴实无华的语言。然后把它们抄到天平学院的自习室的墙上。那是属于我的遗迹。有人问我,为什么只有这样的感情。我想了很久,我暂时只能写情诗和绝望的歌吧。
  有新小说的计划,心中已有雏形。但是先搁置,准备向大众软件投稿,这是我曾经的梦想,重复那句话:只有说出来会被人嘲笑的梦想,才会有去实现的价值。即使跌倒了,姿势也会很豪迈。主题是春节本本市场前瞻,lin,it is for you.1月8号基础日语考完就开始,在放假前搞定吧。放假了就回去打工,我知道他们很想念我,一直计划着和我聚聚。还有VB要强化一下,冀望三月通过计算机二级,这样我就有大把的课可以旷了。
  但是心目中有奇怪的念头,是否,该是离开的时候。我是说,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