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隔很久,又回到源头

  沉默了良久良久,深陷混乱和迷茫,最终还是要我自己来做决定。我相信还是有继续的方法。也许真的可以把内心分离,然后以嘲笑的心情看着自己:“哈哈,那个笨蛋,又被他自己给骗了。”
  很仔细很仔细地想,然后不再信任。遵从自我,而又不要盲目。我在莲花峰顶,大声呼啸的是谁的名字。
  只有不靠近。
  
  把头发留长,留到可以蓄一个老气横秋的发型。如果说把头发留长的目的就在于剃掉,那么人生未免太过悲哀,难道成长的目的仅在于衰老,生的价值仅体现在死?即使看不到希望,我依然无畏。经过了磨难,被坚强充盈。我不需要任何形式的怜悯。
  坚持,哪怕只是下一分下一秒下一个转角。而且,我一点都不把这个看作是我的筹码。荷西追求三毛用了六年,我的生命中,还有很多个六年。我轻轻地笑,因为我依然可以——
  闭上眼,就看到你。
 
  琐事缠身,但依然挑灯给lin写信。夜深的昏黄灯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