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几天写的律诗

离人泪
浮生六载一声叹,伊人随梦夜夜还。
东墙孤灯点离韵,西疆冷月照人寒。
流萤几度寻芳芷,泪烛一寸散夕颜。
昏光独酌人影瘦,蜷身只待泪眼干。

坍缩…

  又好久没有在这里留下文字了,我是如此的麻木。
  期中考试牵扯了很多精力。学生处有一些事务性的工作。还有一些厌倦的事情,和生活对峙。因此有些忙乱,但那仅仅是开始,5月,报关员的培训要开始,我必须为未来谋划。虽然我是可以选择醉生梦死。我那天看到青云,他满脸颓然,正午起床。
  已经坍缩的历史波函数是不可能再重整的。
  迷上了tatu,没有原因。只是惊叹,她们两个十多岁的孩子,为什么能够如此超然和清醒。那些多活了那么多年的人,反而幼稚,不可笑么。凭什么要用你们的观点框架一切?
  每次写东西的时候,心里都不会很好受。每次心里不好受的时候,就会有好东西写出来。我,天生就是为阴影和黑暗而生的吧。
  有时候,我只是想试着保护自己。你知道么?

失望,但是生活继续

  出来包夜上网看米兰和拜仁的比赛,2:2。非常失望,而且毫无办法。
  为什么有些人明明能够努力,为什么不努力;明明可以做到,为什么不去做。我问我自己。
  然后,生活继续。

此时 大雨

  多少次,就是在这样的雨中,迷醉。
  自己买了Canon PowerShot A710 IS。想奢侈一把的时候,不需要太多的考虑,我认为这是最好的,我不需要太多的财富。于是纪录人生有了新的途径。对焦,然后按快门。时光凝结,你的微笑。一种被压抑的喜欢。
  在写诗,有些困难。有灵感在心,但是说不出口。脑海中是午后的白色墙壁,和不断回响的呼吸声,心跳,也就随之起伏了。有时候会陡然发现,生活就是这样,只是唯独少了我自己。我无能为力。
  有了DC,就开始计划着旅行。本该发生的事情。现在去做,好似弥补。扬州么?我会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