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月27日

五月二十七日。

  把穿了三周的牛仔裤洗了,水先是发黄,然后泛绿。我以前从不穿牛仔裤的,很不喜欢被束缚的感觉。但是现在,为生活所迫。把习惯抛弃,并且大义凛然。 

  越来越讨厌某些人。但是就像我告诉别人的那样:带着冷眼旁观的心态看这个世界,你只会觉得可笑。说的时候是轻描淡写的,做的时候却不尽然,原来我还是离世界很近的啊,或者说,我还是很有人性的?

  上报关员课程的时候,她坐在我旁边,一个和我爱的人有相同名的学姐。她的手掠过头发,我看到她右耳上空着的耳洞。我问她为什么不戴耳环。她空洞地看了我一眼,说没有怎么戴。我笑,并不说破或者追问,我能读懂她眼神中的寞落。

  一个空着的耳洞,背后一定是个被忧伤浸透的故事。幸好我不会这样标记自己。我还记得林说她曾看到过很漂亮的耳环,可是怕痛,没有打耳洞。她说的每一句话我都记得,我自己都很难相信。

  所以突然想纹身。突然喜欢上的,那带着血色的浪漫。

Advertisements

你不用知道的事

总得来说,那一天还算是快乐的一天。
  我全力以赴。你并不需要知道。是的,某种意义上说,我的确是没有开始做网站。Frontpage的“新建”-“网站”命令尚没有实行。
  但是,所有的前期工作…包括四处去借电脑,准备软件,熄灯后拉了电线在昏黄灯光下画草样,在学校接受评估的关键时期逃课去网吧弄素材…请相信我,我在全力以赴。
  你并不需要知道,那天我没有办法回去上课,在外面毫无目的地乱逛。仰头凝望长空,用相机捕捉云彩的细微变化。那灰蒙蒙的天空是那么得刺眼,看得时间久了,不知不觉就掉下了眼泪。
  你并不需要知道,我的内心,是多么僵硬。只想你能过得好。其它,我真的不在乎。
  我爱你,Lin。你并不需要知道。
  总得来说,那天还算是很快乐的一天。会一直留在我心中的,快乐的一天。

上一次更新是五月三日

  每天6小时以上,连续33天的课程终于结束了。没有时间没有精力,所以冷冻了spaces。现在先写一张,证明我还活着。幸好,还有现在和未来可以把握。
  还有在手机上的word程序,让我非常受用。我在上面保存了一些东西,很快就会贴出来。我现在很奇怪地坐在一家网吧里,身旁是个高中的学妹。这个网吧没有给我USB接口。没办法。
  下周开始是考试周,战线太长,可以想像的糜烂生活,让人没有知觉。整整4个房间的人,都对未来没有感想。而我,最近使用最多的词——或者说比喻:八千一坪的房子。这只是苏州市区贫民窟二手房的价格…是的,上海基本放弃。周一起每天都和宋桑在一起,班长和学委在一起天经地义么。总比猥琐地在宿舍里好吧。
  恩,还有,苏州汽车展,虽然级别上看不如叫木渎汽车展…一进门一辆audi A6,心就凉了半截。还是更多地拍了MM。照片去网吧弄了好几次都没弄好,spaces的图片插件有点BT,虽然很好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