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生只需一次

  亚洲杯只需要这一场比赛就能升华。看台上的国际足联主席布拉特可能看过技术含量多么多么高的比赛,可能看过气氛多么多么火爆的比赛,可能看过各种各样疯狂荒诞的比赛。但是昨天的比赛,一生,也许只有一次。
  无法想象伊拉克球员是以怎样的一种心态参加决赛的,他们连继续下去的经费都是亚足联特拨的。对面的沙特来者不善,半决赛3比2绞杀日本,无论从技术、体能、精神,都是亚洲霸主的血液在流淌。但是他们碰上了这样一支伊拉克队。一支从骨髓里彻底燃烧的伊拉克队。
  不想具体分析这场比赛的细节,包括那个进球。从技术层面看这场比赛是很肤浅的。只提一个细节,进球前younes无数次不惜力地向沙特禁区冲锋,挡不了,拉不住。进球后再看他,几乎已经只有走路的力气了,动作完全变形——那个头球耗尽了younes,他所有的力量所有的信仰支撑。一生只需一次。不要批评教练为什么不把他换下来,我说过从技术层面来分析这场比赛是肤浅的。让他在场上到胜利的一刻,是对英雄的最大敬仰。
  伊拉克国内一片欢腾,饱经苦难的人民走上街头,用他们自己的方法欢庆来之不易的胜利。在幽暗的岁月里,这是多么大的安慰。去他妈的炸弹,去他妈的土匪,去他妈的占领者。这一天属于伊拉克。

此情无计可消除

  当男人知道自己的梦想已经不可能的时候。
  但是,这只是前半句。后半句是:依然会以百分之百的热情去面对哪怕只是百分之一的希望。虽然机会可能都不到百分之一,对lin。
  还有个算是机会大点,报关员考试,通过几率是百分之八。今天在商品分类上自我折磨了一下午,有机化学品、纺织品、钢管是三个最恶心的东西。化学么,不知道怎么分类…尤其是有机部分,基本只能放弃。纺织物更加是盲人摸象了,晴纶,涤纶,化纤长丝和短纤…hmm…不过最崩溃的是钢管,各种各样的注释,刚刚找到个像的,觉得怎么看怎么像的时候,他来个特例,这个要归到哪里哪里,参见注释XX… 

今天的主题是电影

  前天发两个字的日志不是懒,的确心里很不好受。因为寂静的感觉…像是沉入水底。窒息。
  昨天被晚上学妹邀去看电影,变形金刚。感觉…就是没什么感觉,早上我看的央六放的《上甘岭》只要有钱也能拍成那样。只要有钱。还有不少广告片。《男儿本色》:现在的港片怎么都拍成这样?《天堂口》:剧情太过于似曾相识,模仿美国黑帮片风格的痕迹太重,但是几个主角对黑帮片的理解太肤浅,倒是从片花来看,孙红雷的表演很有看头。《不能说的秘密》:周杰伦拍的,感觉不错,很适合回请学妹看….《机器猫:大雄的恐龙》:我的最爱,谁愿意和我一起去看?
  还是说说昨天的电影吧,说实话并不喜欢这种电影,商业化使它偏离电影的本质。光看看那些广告就让人…特技在华丽也掩盖不了内涵的苍白,学妹在我身边说是近年来最好看的片子,我想对她说黑客帝国。可是算了,在那样的电影面前,我自己也只能低下头。
  实践的时候,偷偷看片子《闻香识女人》,片子一般,但是阿尔帕西诺的演技无可挑剔,你见过演盲人的演员不用带墨镜的么? 
 
 

  寂静 

突然的幸福

  下午看到蚂蚁在,随口问了句:上海有没有下雨啊。没想到他回答:正说着呢,就下了,还挺大…就沉浸在这突然的幸福了。
  昨天我有个学妹…突然离家出走了。其实我是知情者。很对不起她的是,原本她是想到苏州来找我的,可惜我已经回家。她在半夜2点去火车站,次日清晨来到苏州。我沉默,因为我理解,她的那种压抑感,那种失落感,一中,不是一个人呆的地方,当然,假如你不是人,那另当别论。
  我只好用一年前在她spaces上给她的留言,再次给她祝福,bless you。
  也许几年后她会明白,人生,需要这样的沉淀。

碎语

  我承认,我还是看了裹足…但是拒绝评价。伪球迷已经让我心灰意冷,四年前。但是,我依然想破口大骂!马格勒彼得,你个鬼天气。基本上失去了耐心看书的能力,紫嫣说上海热得能晒晕人。
  无数次想好写什么,到这里就忘掉了。健忘,是老年痴呆的前兆。反正这里仅仅是纪录,没有就没纪录,就这么简单。
  下个学期,要在学校的文学杂志上写连载…嗯嗯。已经写了34页了。我自己都很期待。但是目前进度慢,心烦。lin不给我回短信,但愿只是嫌我烦,而不是真的有什么事情。
 

可恶的进口货物成交价格

  报关员,一不小心会打成保管员…技术含量可是千差万别。被进口货物成交价格搞得昏天黑地(其间睡过去两次,惊醒一次)。这种书就是不适合在床上看的。囫囵吞枣算是过去了,反正老师说考试的计算题很简单,把公式写出来,然后把给出的数字全部套进去绝对OK…原来初中开始的数学就都是高科技了,OMG
  更加可恶的是炎热的天气,该死的。每一秒都有咒骂。我曾经对他们说,可惜这里不是US West,农民家里都能借到飞机,这样我就可以在宝山区上大路局部搞一次人工降雨。他们当时惊恐地看着我,仿佛是看到某狂人。我还在研究别的可能性:只是把固体二氧化碳抛洒到高空,那么大炮也是可以利用的…..然后眼前一黑就不省人事了。后来他们说我当时实在很欠K。
  当然只是笑话,我能做的只有每天把天气预报用短信发给她而已。不知道怎么才能做更多。那天去踢了一场球,和体育场的野人拼命,奔跑,争顶,身体对抗…身体越难受内心越悲凉。真的。

Previous Older Entri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