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见

  在意外的时间意外的的地点,不期而至的头痛。一场奇怪的旅程。列车上发音不准的漂亮列车服务员,饿着肚子推销招行信用卡的推销员。放肆放着音乐的无知小青年。手中的报纸上有普埃尔塔的讯息,他在另一个赛场坚持了七十多个小时,反复的心脏电击,可是最终还是没能留下来。想为他写点什么,要千方百计。

  火车上有了关于新小说的绝妙灵感,虽然只是非常小的一个细节,三两句话,另一个天地。

  K12路上看到年轻的女司机,和坐在边上的她的儿子,大概才3、4岁,是幸福的母子。母亲带着儿子旅行,带着他看这个世界,虽然只有不大空间。但是没有什么比在一起更加幸福的了。前座是一个黑衣女子,慵懒的倚靠在窗边,凝望着着外面,阳光下她的皮肤有着柔和的光。我在她身后,轻轻唤zy的名字,她回头,对彼此都是失望。

Advertisements

清晰预兆

  连续两天从有lin的噩梦中醒来,和去年一样。第一天的梦比较模糊,只记得…我去坐飞机,突然在乘客列表上看到lin的名字,发现她同我在同一班次的飞机上,我找她,她却在国内通道登机,而我在国际通道登机。惊醒。第二天的梦感觉好真实,时间也很长,我和她一起去游泳,然后她说要去看电影《麦田的守望者》,我就请她看,但是中途我有事走开了(就是不知道有什么鬼事),然后再回到电影院,明明知道她就在附近,可是怎么也找不到她。在漆黑的电影院里惊醒。
  
  花半天时间在一个小巷子离淘书,5块钱买了本安意如给张爱玲作的传,心中好是喜欢。真的很可惜,安意如。 
 
  新的小说动笔了。
 
  就这样,思念,阅读,写作。生活开始走上正轨,这是我的路,我并不在乎其他。
 

away form keyboard

  还有几分钟就要出门了,离开,去苏州。

  就不能再在msn看着lin的名字发呆,明亮了又暗。 

20

  黄昏,窗外是昏黄的奇异光彩。还有2个小时,我在这个世界就待满20周年了。生命,就这样走过了三分之一。

  未曾年轻,便已苍老。当平息期末英语试卷泄题风波后老river给我发来短信问:你几岁了。无言以对,也许有人会侧目,但是我真的真的深以为耻。我曾有句话常常被朋友们当作笑话,但是我从来不觉得,有什么好笑。是的,当你到我这个境界的时候,你也会很痛苦的。假如有办法,我宁可拒绝,宁可笑话当真,我是长江以南第一纯洁。

  一边写一边在和蚂蚁聊天。4年前遇见,如在南非矿场沙堆中淘到黄金。假如说生命就是一个寻找朋友的过程,我欣然接受,并且乐此不疲。遗憾的是他们都在远方,距离阻隔了见面,也放大了思念。泉涸,鱼相与处于陆,相呴以湿,相濡以沫,不如相忘于江湖。希望再20年后,我仍然能够这样开心地回忆于朋友间的点滴。而不是被这个乌烟瘴气的社会蒙蔽了双眼,亵渎了心。

  突然越来越感到不安,20。我要面对什么,不是惧怕外界,而是惧怕触摸不到自己的心。

be cursed

  一直回避医院,和zy一样。人间悲剧每天都在上演,医生不是神,尽管在尽力,我的母亲。但是,有做得到的事情,也有做不到的事情。14岁的小女孩,被水泥车狠狠压过骨盆,下肢近乎粉碎。急救担架从我身前疾驰而过,善良的护士在流泪。命运在瞬间凝固,小女孩无声的抽泣。

  当呼吸被诅咒,如何支撑,如何掩饰恐惧。不幸才刚刚开始。如果是天使,请带她走,而不是留她在人间煎熬。继续下去,要有多勇敢。

  突然发觉周围的人有共通。爱情在被诅咒。我、我小哥哥、我大哥、gq、目目、chum、gunzhang、青云,包括现在貌似幸福的zqn、劳燕分飞的ty……犯错的和没有犯错的。命运如奇怪密码,无解。不知道该如何付出,在错误的道路上跑得越快,就会死得越惨。甚至不能再说话。

maybe you just need to be together with…

  很轻易的被一个人的情绪所左右。

  聚会,和初中同学,和另外一个世界的朋友。想起十年前的一首歌。相聚的地方,它就叫天堂,王菲在轻轻吟唱。相谈甚欢,与某某、某某、某某某,仿佛从来没有分开过。我甚至不想用“他们”这个词。酣畅的大笑过后,我略转过头,不让人看见的微微叹气,没有lin。i lose my way without you,as usual.

  她在祷告。我没有感想。过去对于谁都是过去。你给我的伤。什么让我寡欲。突然间的没有相应。无所谓喜悦或是狼狈。你说什么?在说什么….?

  下一次轮到我来组织聚会,请务必赏脸。这个暑假没有故事,全都是因为没有见到你。我不在乎等待,哪怕这等待无尽。没有什么意义不意义的。

  某夜,再一次在思念中搁浅。    

清晨,心的一次微微颤动

  by 晨
七夕的清晨,
无法闭合的双眼。
多么希望,
你能继续在我的心里,
画上深深浅浅的圆圈。
多么希望,
我们一起描绘的从前,
永远都不会坠落为昨天。
你就如和畅的风——
吹过小小的树林,
我只听见我心中——
千万片叶子的震颤。
我将你的头发绕在指尖,
如诸于心的禁咒,
千丝万缕……
抵死缠绵。

Previous Older Entri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