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我

  曼联vs巴萨  1:0
  14分钟,曼联以最老特拉福德的方式领先,抓住对手的失误,斯科尔斯前场断球后打出一脚梦幻般的外脚背,皮球带着无懈可击的弧线直入网窝。这个球一下子就激发了曼联队的荣誉感,被巴萨精准传控压制的中场,被梅西鬼魅般步伐折磨的左路,开始频频地制造威胁。15~20米的传球将红色浪潮推向巴萨禁区。
  正如去年欧冠决赛对米兰的评价一样,我们看到的最强的巴萨,不是优势下优雅地传带控射,而是在被对手逼得披头散发的时候,依然坚持用最精巧地短传向对手发起冲锋,这就是巴萨的自我。坚持自我的人很可敬,也许也很可悲。这一刻,我们无限怀念小罗,那个在圣西罗一次传球瞬间瓦解米兰铁壁的小罗,那个在斯坦福桥打出违反空气动力学原理射门的小罗。
  60分钟,依然落后的巴萨率先求变,撤下左边因涅斯塔,亨利入替。我一直奇怪在客场取得进球就能取得战略制高点的巴萨,为什么不首发梅西亨利埃托奥三叉戟。曼联以不变应万变,继续消耗巴萨的锐气。埃托奥淹没在对方双中卫的夹抢下,他已经不是原来的那个ET。用博扬换他纯粹是换换脚气。吉格斯+弗莱彻换下纳尼+斯科尔斯,弗格森发出死守的信号。最后10分钟拼得血肉横飞,惨烈地无以复加,曼联以血肉之躯挡出了无数炮弹。但是更多的,却是巴萨的无奈。
  这是巴萨的自我,无数次救了他,也无数次害了他。

one day

  我确信,lin来苏州,是上天给我的礼物。我不卖号就不会和cs提要来上海的事情,也就不会知道lin来苏州。冥冥之中自有天意。这让我相信我走在正确的道路上。
  我爱得如此小心翼翼,甚至要绝口不提爱你。但仅仅是这样就能让我满足。夏木亚纹说,也许她在等你变得不可拒绝。
 
  本来关于one day有很多话要说,但是都在于lin的信中写过。暂时不想再写。也许有一天我会忘记,会把我自己忘记。 

goodbye all my yesterday

  everything that has a beginning has an end.
  3年,一个人生命中有多少个3年。丧良心,方知错。
  是该把握人生的时候了。
 
  WOW是个好游戏,但是它再好,也只是个游戏。

清明

  再一次损失全部的硬盘数据,一种令人感到罪恶的洁净感。这让我很烦。live系的软件的重安装出现这样那样的问题,导致很久没有更新spaces。这也让我很烦。不过好在,一切都会过去。

  清明回家,专门去为一位小学妹打气,她将在几天后面对小高考,现在正是最迷茫的时刻。我能做的,只有想尽办法让她安心。如果当年我有这么一个人帮助我该有多好,可是人只能用过去的自己来为自己疗伤,未来的自己只能麻醉自己。她对我说压力很大,一中去年考得很好。考得差逼得紧,考得好逼得更加紧。真有点“兴,百姓苦;亡,百姓苦。”的凄凉味道。

  身后有摆脱不了的厄运尾随,我转过身去对它说,够了。它给我一个美丽得足以让我沉湎的笑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