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边的传奇(8)京城篇续 开国大典阅兵仪式!

在北京最大的事,爷爷一辈子的荣耀,就是参加开国大典的阅兵仪式。

阅兵仪式的排练从两三个月前就开始了。当然第一步是筛选人员,爷爷所在部队有一位很优秀的战士,就因为背有点弓,遗憾地没有被选上。得知这个消息他痛哭流涕,为失去见毛主席机会而悲伤不已。你要理解,对于那时候的人来说,这是多么大的一个打击。

训练异常艰苦,爷爷是高射炮部队,不必练习正步,每天就是站军姿。吃过早饭就开始,从开始的一个半小时,到两个小时,到最后三个小时。有的战士当场就昏过去了,领导关心道:“要是不行就下来。”但是遭到战士的言辞拒绝:“我要练的,我要见毛主席。”

好在参加训练的有加餐,肉和蛋,保证战士们的营养。可是在预演的时候,朱总司令刚过爷爷所在的方队,方队后面就有两个战士倒了下去,赶快送到边上的医疗帐篷。

等到正式阅兵的时候,高炮部队的方队是这样的,并排三辆卡车,后面拖着高射炮,卡车上面,站两排战士,爷爷作为干部,是坐在副驾驶位置上的。那么高炮方阵的关键,就在于三辆车子是否整齐。方阵过天安门城楼的时候,站在卡车上的战士向右看齐,可是司机和副驾驶上的人是不允许向主席台上看的。开车的当然要向前看,可是爷爷有些着急,不想辛苦练了这么久,却看不到毛主席。于是,他偷偷地转了两次头,看到了全中国的偶像。当然,看一眼后立即转回来了。过了天安门,按规定卡车要加速,这时候爷爷的车突然出了问题,换不了档。司机急得脑门上的汗都流下来了。爷爷劝他再试一次,果然是因为司机紧张造成的。

晚上,高炮部队还有礼炮任务,每门炮打十二发炮弹。好在这里没有任何差错。

在北京,主要还是驻守在通县,负责中央人民广播电台的防空任务,平时就是训练,没有特别的事情发生了,也许本来就这样,爷爷为毛主席站岗一辈子,可是这最好的时光,只有一年。

Advertisements

身边的传奇(7)京城篇

京城篇

全国解放后,爷爷所在部队开始北上的千里行军,来到离北京不远的河北省某县。当时部队的口号是,到北京去做御林军。接着就是部队的改编,爷爷所在的部队被改编为高炮部队。这期间战士基本上有三种出路,年轻些的有的被送往军校深造,年老写的复员,而大部分的人则继续留在部队成为高炮兵,比如爷爷。

然后爷爷随部队继续北上,到达沈阳市,开始进行炮兵训练。当时驻扎在沈阳南营房,冷极了。冷到什么程度?尿撒在裤裆里都会冻住。有南方的战士不习惯,手放到炮上就拿不下来了,爷爷想办法,让大家朝被冻住的战士手上撒尿,才得以解脱。

在沈阳接受苏联顾问的训练,是少数干部先到苏联顾问那里学习,然后回来指导战士。爷爷记忆犹新的是有次,他没有将一个细节讲清楚,使得战士在更换炮管的时候少卸一个螺丝。战士急了就用蛮劲,不小心向后摔倒,后脑着地。幸亏当时天寒地冻戴着厚厚的棉帽,否则还真麻烦了

如此一段时间后,爷爷随部队返回北京,守卫石景山发电厂,爷爷所在的六连驻守在马裕村。回想这个时期,爷爷唯一的话就是思想混乱。大家都对打完了仗干什么比较迷茫。这时候,部队开始出现“逃兵”,当然说他们是逃兵是不公正的,他们是战场上勇往直前的英勇战士。但是他们为革命奉献了青春后,也想回家,养家糊口。于是他们不告而别,卸甲归田。爷爷部队里,一个年轻有为的副营长就这么走了,回家开了馒头店。甚至,爷爷的入党介绍人之一,刘盛茂也走了。当时党对这种现象也采取了比较宽容的态度。尊重个人的意愿。只是反复反复召开党代会,加强思想上的道德教育。

爷爷还回忆了当时部队里流行的打油诗:“墙内芳草野地,墙外社会主义……反穿皮袄毛朝外,口抹嫣红像个妖怪……老革命不如新革命,新革命不如反革命……”可见当时战士们对接受和平改编的傅作义部还是很有看法的。

身边的传奇(6)中原篇补遗

中原篇补遗

1947年,爷爷当时在刘伯承的二野某营当一名机枪教员。在这一年,爷爷只经过半年考察期就光荣加入中国共产党。原来这背后,也有一段传奇。

时,爷爷所在部队围攻河北永年。这个永年城,也是三面环水,且城高水深,易守难攻。所以解放军采取的战术,是围而不打。这样子过了一年。城内不是国军正规军,而是地方安保部队,只能靠空投和出城抢粮度日,但这终究熬不过。于是,在某月某日夜,发动强行突围战。

这批土匪这时已然成为了亡命之徒,他们趟过齐腰深的护城河,对解放军阵地发动猛烈袭击,二营四连的阵地首先被冲垮。而这队打红了眼的土匪,冲破解放军防线后,直扑向爷爷的驻地。

当时爷爷并未编入战斗序列,身边也都是非战斗人员。炊事班战士,马夫,还有一些文员。情况相当紧迫。爷爷赶紧和上司说:“等下你就做排长,我问你机枪架好没有没有,你要说好了,连长。”

这的确相当冒险。因为当时爷爷这边所有的武装,就是爷爷以及个别文员手里的手枪。而直扑而来的,是已经杀红了眼的亡命之徒。夜,很静。爷爷透过这静夜,揣测着即将接近的敌人。

树林开始西西索索地动,爷爷立刻大声喊:“李排长,机枪架好了没有。”那边按安排回了话,爷爷接着说,“对面的兄弟们,放下武器吧,抵抗是没有意义的。你们都饿了吧,我们这里给你们做好了馒头。”

敌人打到这里,也已经是饥寒交迫,有两个战士将信将疑,放下武器,走了过来。爷爷让炊事班战士送上蒸好的馒头,那两个人饿极了,立即大嚼起来。

爷爷见那两人吃得差不多了,凑上去说:“你们替我喊喊话,就说你们是谁谁谁,在哪个部队的,现在放下武器就有馒头吃。”那两人照做了,慢慢地,有大约将近二十个人投降。

这时爷爷突然想起,城中有个督战的国军上校,战前营部说过,抓到此人者记大功。于是向那些降兵问起他。“噢,那人啊,跟在我们后面突围,但是受了伤,落在后面了,大概就在那前面。”

可是在爷爷脑海里,有比立功更加重要的事情存在。这里的马匹,装备要有人照看,丢了是要负责任的。而且这些投降的敌人看起来也不大可靠,十七八人,才缴了两三条枪,其他都借口趟过河时丢失了。再加上爷爷这里没有人手,也没有足够的武装,所以爷爷留在了原地。直到友邻增援部队赶来,爷爷立即报告了情况。友邻部队立即派人前去搜捕,果然发现负伤的国军上校。战后,友邻部队被记了大功。

后来上级得知情况后,给爷爷记了小功(没有等级)。但是爷爷能半年就通过入党审查,这件事起了很大的作用。

身边的传奇(5)中原篇续

中原篇续 夜袭战

郑州大桥北是斩庄(音)车站,那里驻守着国民党一个加强连。为了进一步孤立新乡的国民党40军,十四纵决定要拿下这里。

这又是一场奔袭战,吃过晚饭后就出发,奔向一百多里外的目的地,行到后半夜,部队已是疲惫之师,爷爷所在的机炮排突然接到命令,可以原地休息一会儿。这样的命令对于已经狂奔大半夜的战士来说,意味着什么。战士们几乎就是倒头就睡着了。直到团部的参谋长骑着马过去,把战士们都叫起来,催着向前进发。

到达斩庄车站的时候,天已经蒙蒙亮了。一个团的人散开,摆好攻击阵势。担任尖刀的是二营六连。当时营长在爷爷的机枪阵地上,爷爷对营长说:“六连该上了吧?”说着,六连一个班就躲过了哨兵的视线,摸进了车站。

大部分敌人还在睡梦中,但是敌人的连长还是首先发现了攻进来的解放军战士,一枪让一个战士牺牲了,但是随即就被解放军击毙。这也是这场战斗中双方唯一的伤亡。

战斗几乎还没有开始就结束了,国军士兵还在睡梦中就做了俘虏。战士们跑了一夜都又累又饿。这是机炮排的战士偶然间发现国军部队的存粮,有花生甚至白面,战士们高兴极了,立刻生火造饭。其他部队的战士眼红了,说你们机炮排怎么这样,打仗在后面,吃饭倒是在前面

还有一次奔袭战,目标是土匪王善舟(音)的训练团。这个王善舟作恶多端,国民党还讲优待俘虏什么的,王善舟的土匪部队专杀共产党员以及地方上的干部。这次奔袭战,从整体来看相当冒险。因为这个训练团左右分别部署着王善舟的两个团,稍一延误战机,就有可能被敌人合围。是役十四纵出动一个旅的兵力,也是吃过晚饭后开始奔袭,下半夜的时候到达目的地展开攻势,两翼部队包抄上去,速战速决后。按要求立即带着俘虏原路后撤到五十里外才允许休息。

爷爷部队里有个战士,人有些胖。在这样的行军中实在是消耗完了体力。人都迷迷糊糊了。爷爷安排他把背包放到骡子上,再派两个战士架着他才算是勉勉强强带着他走,爷爷告诉我,当时这样的夜袭战是最多的作战方式,出其不意,攻其不备,往往取得极大战果。但是夜里的强行军也是非常艰苦的。有的战士迷迷糊糊地就掉沟里了,有的牵骡子的战士连缰绳都丢掉了,有的战士机会就是凭本能在跟着部队跑。

  梁朝伟,祝福他新婚快乐。我最喜欢的中国演员,内敛,寡言,而又锋芒毕露。眼神上的功力几乎可以媲美阿尔帕西诺。这次的《赤壁》,他仍然是皇冠上的明珠。你看他出场时回望诸葛亮的那一眼,骄傲自信又略带一点点愤怒,全都出来了。
  那就多说说《赤壁》吧,除了梁朝伟,我觉得表现第二好的是林志玲。出场不多可是绝非花瓶,最是周瑜和诸葛亮弹琴的那一段,两人琴声中雄兵百万,烧杀攻伐,一曲奏罢,林志玲低头一眼,眼神中光彩尽失。小乔与周瑜心意相通,她已知道丈夫要上战场,但是她又是支持丈夫的,所以失望只是一瞬间,林志玲把握的相当好。只是关羽比较让人失望,神马赤兔不在,关二哥居然是个步兵。而且表演太过于形而上,像是个唱戏的。 

近日种种

  这几天有点忙碌,连《身边的传奇》都没时间更新。我发现现在暑假玩失踪是个潮流。难道这就是宅的下一个阶段吗?
  接了一份家教,教高三历史。尽管当年是“一身横练的功夫”,两年不耍也未免有些生疏,第一天就出了好几个错误,显得比较紧张。好在忽悠人的本事不是盖的……受教的是90后美女。yeah~咳咳,没什么,虚荣一下而已。
  但是每天也在认真地备课,虽然做不到夏sir四十分钟课备四个小时,我两小时的课备四个小时还是有的。现在90后用的人教版教材和我那时候的大不一样了,救我的感觉而言,新教材整个就是在玩行为艺术,好好的历史按年代讲下去,妥妥当当,他偏不,一定要打乱了来。打乱了年代的先行后续,打乱了古代史和近代史,打乱了中国史和世界史。好好的一件史料被他一唱三叹,玩意识流是不?不过也好吧,我按照我那时候的讲法讲过去,一下子显得清清楚楚,尤其突出了我水平的高超。嗯嗯,就是这样的。
  《身边的传奇》会很快恢复,这才是整个夏天最重要的事。在爷爷的故事中反复提到的获嘉县,是爷爷的福地。这地名正好,是先祖为后辈的祈福吗?呵呵,获嘉。
 

身边的传奇(4)中原篇番外

中原篇番外

在获嘉县西北,豫晋交界的地方,有一个县城叫辉县。占据这里的,是一支地痞流氓土匪组成的非正规武装,人数大约有七八百人。他们鱼肉乡里,经常抢粮。于是解放军在解放获嘉后,就开始着手解放辉县。

是役,十四纵派出两个旅,大约一万人左右的部队,将辉县团团围住。那天爷爷在阵地前向城楼上的敌军喊话,进行政治攻势。可是敌人的气焰极端嚣张:

“解放军是攻不了城的,你们没有大炮,你们骡子拉的都是木头做的假炮,骗人的!有本事你就打打看,打打看啊!”

爷爷一听,当时就怒发冲冠,大喊:“那我现在就打你三炮!”年轻人么,最经不起这样的挑衅。正巧营长走过来了,爷爷就像营长报告:

“这土匪,太嚣张了!居然说我们的炮是木头做了骗骗人的……”

营长说:“我也听见了,确实不像话。”

“那请营长批准我打他三炮!”

营长同意了。爷爷便叫他手下三班长把宝贝搬出来。那是在道口县316团围困战中缴获的六零式迫击炮,正宗的美式装备。两个战士挖好工事,把炮架了起来。

说实话,爷爷是不会用这个炮的。不要说爷爷不会,整个阵地一万多人里也找不出会的人。但是这事关全军的士气与尊严,爷爷也要把这三炮打好。

爷爷小心地调整迫击炮的射击角度,并让旁边两个战士也过来瞄准。感觉差不多后,打响了第一炮。炮弹落在护城河岸边。

爷爷一看,继续将射击角度调高,并请更多的战士来瞄准。这时候炮击阵地聚集的战士越来越多,大家都来出主意,一起研究迫击炮的使用方法。经过集体研究过后,爷爷打响了第二炮。炮弹落在了城墙根。

三炮之约,就只剩下最后一炮了。

这时候阵地上一片寂静,爷爷说:“同志们,好好瞄准,最后一炮我们一定要打中……打不中我负责。”这时候一旁有个战士脱口而出:“我也负责。”爷爷笑骂:“你负什么责。”结合前两次的经验,爷爷终于打响了最后一炮。

不知道爷爷把最后一发炮弹放到炮口的时候,有没有些许颤抖。但是我仿佛能看到,炮弹发射时,彩虹般的抛物线。爷爷发射的,不仅仅是炮弹,而是一往无前的气势而舍我其谁的超凡自信。

炮弹准确落在城墙岗楼上,巨大的爆炸把岗楼掀了顶。

这时候阵地上,想起了潮水般的掌声和喝彩声。爷爷兴奋极了,对着城墙上的敌人大喊:“怎么样?解放军的炮是真的还是假的?”可是不管爷爷怎么喊,对面的敌人都不作声了。

营长也是喜形于色,但嘴上还是说:“你这是瞎猫碰到死耗子。”爷爷也不反驳,但是心里却高兴极了。

这一炮,打出了解放军的士气。首长破天荒地决定下午就开始总攻。一连一排担任突击队,每人腰缠手榴弹,装好刺刀,架起梯子就开始强登城墙。爷爷亲自担任机枪手为突击队提供火力掩护。机枪连续扫射打得敌人不敢冒头。成就了突击队登城无伤亡的神话。

城门一开,城内土匪见大势已去,零星抵抗后宣布投降。

Previous Older Entri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