泽芫,我回来了

  每一天都在彷徨和伤感中度过,不知道时间,不知道过程。

  第一次真正面对离别,没有办法逃避。直到真正走在这条路上,才明白这心情。我舍不得离开,也害怕新的生活。是就是,没什么好隐瞒的。所有的害怕,都只不过是一种自我保护。

  突然清闲下来,开始做一些平日没有闲心做的事情。从从来都没停留的车站下车,看那些没来得及仔细看过的城市,没有走过的街道。也包括那丢下好久的小说。我试着在离开前完成。泽芫,我回来了。我想念你。

  收到来自yoyo的礼物,决心把它留在身边一辈子。我和你之间,真是个不寻常的存在。巧克力很浓,却不及心头的温暖。那种感觉,无法触摸,仿佛是水,平淡流过,却让人心满意足。

国米请捍卫圣西罗

  所有意大利球队在欧冠的任务是,进八强,然后把意甲的旗帜交给米兰。by 夏木

  国米被打成一坨屎。从第一分钟到最后一分钟。进攻靠单打独斗,防守靠碰运气。最欢乐的是,还给对手逃了个禁区内手球,出来混,迟早要还。穆式433有兰帕德和没兰帕德是两个阵型,看看本场的蒙塔里是最好的注解,75分钟做了将近万米的无效移动,真不容易。坎比亚索是来考验双方后卫注意力是否集中的,把回传球做成直塞球,把直塞球做成回传球。最囧的是阿德,头球能砸手上,左脚射门能抽右脚上。只有桑顿令人赞叹,倒地铲完爬起来一甩头发,帅。

  其实曼联是带着前年圣西罗留下的心理障碍来的,弗格森在阴影下的布阵显得底气不足,左路首发工兵朴智星,中场两个打手奥谢加卡里克,吉格斯和贝巴的锋线组合既不像阵地攻坚,也不像稳守反击。但就是这样,就把国米捶到死,回到梦剧场,你怎么面对前场三头怪。

  说实话裁判今天确实偏袒曼联了,明显的错判起码有5次,包括埃夫拉禁区里的手球,和阿德禁区里被费迪南德拉倒,都可以判点球。但和曼联错失的进球机会,以及塞萨尔宇宙级的表现来说,还算是幸运的。赛后,不会有一家媒体说是裁判扼杀国米胜利,只会为曼联惋惜,因为胜者理应是曼联。

  哦,差点忘记塞萨尔,如果国米是想重新塑造一个圣托尔多,当我上面的都白说。反正几年前的例子在呢,被捶到死,也能出线。

  最后,下次别忘记送金笔了。

爸爸的世界

  爸爸走在空旷的仓库,仿佛眼前就是整个世界。这是爸爸的领域,如今他要领我进门。

  我一直只知道他是个好爸爸,可是从来没有看到,他在这个行业,如苏秦张仪般周旋,王与王的事,王与臣的事。爸爸一点一点地教我,与人沟通的技巧,与人斗的技巧。在这里,他站在舞台的中心,是如此的光彩四射。

  我一直以为,父亲的人生只是时代的另外一面。可是爸爸自己却说不,他接受所有失败。他被击败,但是不会被击倒,满身伤痕地从废墟中站起,昂着头走向新的事业。在一个完全陌生的地方建立新的基业,他想让我和妈妈过得好一些。

  也许将来我不一定会继续您的路,但是,爸爸,我会记得你的脚步。

  爸爸3月中旬去埃及,在此祝他一路顺风。

做一个喷子,或者什么都不是

  这一篇用来解释为什么我有时候会破口大骂,而有时候却默不作声。

  时常有人问我,这个人怎么样,那个人对不对,这一类的问题,我几乎从来不回答。当然这不代表我没有想法,我也会很愤怒,但是我不会说话。

  骂人是一件很容易的事情,但,当你在骂人的时候,就已经不自觉地把自己放在一个对的高点上。我想,无论你是不是真的对,把自己的观点和价值观强加给别人,都是不好的。为什么有争论,为什么有不可调和的矛盾,都是来源于此,每个人都可以自主地发展,为什么要强加给别人你的价值观。我一直很讨厌道德这个词,我们需要的只是自律。

  但有些事情是不能退让的,比如我从不加脑残体名字为好友,不管你有什么要事,顶着脑残体名字的人就别想和我说话。这是关于民族文化未来的,这是我多么看重的。

一些碎语

  这一天,与任何一天都没有什么不同,我依然在想念着你。

  WALL-E最终没能引进,我们的国家走在一条错误的路上。我本来想请你看这部电影的,拖得太久的誓言。一直都没有配得上请你看的电影,好不容易有,但却因为那些原因不能到来,我们的外部,有着太多逆向的力量。

  昨天半夜和人聊天,我不隐藏什么。我并不把这个作为骄傲。对一个人八年的爱恋,舍不得放不下。我知道这其实是一种不正常的,病态的心理,我什么都懂。但是,没有办法。真的没有办法。

  我曾经在那个夏天写过一个短篇,《再见,寂静时光》。没想到一些事情果然被我说中,我的坚决,成了别人的地狱。如果爱也有错,如果有人难过。

  今天去拿新的西装,学着打领带。我已经是大人了。开始考虑更多,但是考虑更多未必就是好事。哥哥因此放下了爱人。他笑,但是掩饰不了哀伤。我们家的男孩子都善良,都为情所伤。

  这只不过是普通的一天,但是他们把它叫做情人节。

就这样坐着从冬季到春季

  只有感到天气变热了,才匆匆发现春季已经到来。人说春江水暖鸭先知,我对外面世界却很迟钝,只觉得时间在我坐着的时候流走,我却什么都没有抓住,在这个没有雪的冬季。

  我忘记了我自己。

白色大厅

  白色大厅的光洁四壁,有自己的脚步声回响,让你觉得自己的身体就是你的对手。每次来到医院,都能看到人间的悲剧。

  当她从19楼血液科纵身跳下的时候,一定在没有在乎2009年的日历才翻过几天。那是怎样的一种决绝。人生才走过三十多个年华,却开始受到血液病的折磨,病情恶化得极快,那天早上医生告诉她,很快,她将失明。几百万的诊疗费都没有办法挽回的身体,她默然走出诊疗室,悄悄爬过了窗户。

  这是她为了丈夫和女儿,做的最后一件事。

  我望着妈妈手指的地方,门诊大厅六楼的玻璃穹顶,据说当时连消防队的云梯都够不着将她的遗体放下来。她就是这样,恋恋不舍地俯视着人间,不愿离去。

  当真是人生的巨大考验,必须全力才能越过去的坎,我会陪你一起度过。看见你从诊疗室里出来时候,被掩饰的眼泪。别担心,有我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