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月23日 大阪天王寺 安居神社

    不顾一切地上路,在谷歌地图上拼命寻找这个地方,小到理应被忽略——大阪天王寺 安居神社。大约400年前,号称日本第一勇士的真田幸村,在此力战至死。

  特地选了一个有阴霾的日子,带上沉重的心情,前来拜访,穿过“无论何时总是充满话题”的日本桥。仅仅是一个转弯,就把喧嚣彻底抛在脑后。当年幸村退到这里的时候,内心也是如此安静吧。安居神社在一个很小的高岗上,确实可以俯视周围的地形。爬上高岗,并不被眼前的古朴神社所吸引,而是直接寻找,那棵幸村最后依靠的松树。

“ 1615年5月7日清晨,真田幸村在天王寺茶臼山安居神社布阵,面对3倍以上的德川军,决心正面拖住德川军主力,掩护别动队从侧翼绕过战场,攻击德川本阵。在友军后藤基次部过早进入攻击战线,别动队无法抽身的不利情况下,毅然决定率部,从中央突破,直指家康本阵,德川军拼死保护,竟然不能阻挡幸村分毫。到第三次突击的时候,幸村离家康只有几步之遥。据说家康甚至决定就此切腹。然而终于被德川的援军所阻挡。

  兵力无几,身受重伤的幸村,被迫退回最初的真谛,安居神社。幸村拖着不听使唤的身体,直到最后都挥舞着长枪。”

  我原以为这个地方足够偏僻,但是来祭拜的日本人络绎不绝,不光有白发苍苍的老者,也有年轻的姑娘,他们虔诚地合十,诵读写在旁边的幸村事迹,默默为自己民族的英魂祈祷。有时候我也在想,我们中华文明五千载,那些英雄,又该去哪里凭吊。

  临走,我和日本人一样,买了有真田家徽六文钱图案的徽记。传说六文钱是通往彼世的冥河船费,真田氏以此为家徽,是对一切皆抱有殊死搏斗的觉悟。而我,正需要的,就是这种激励。

Advertisements

容疑者X的献身

  如果有人用性命来诬陷你,你如何能逃得掉。但如果有人用性命来袒护你,你又该如何接受。

  一直在构思这样的小说,一个拥有天才般缜密大脑的腼腆男子,对心爱女子执着的爱,没有尽头,不计得失。东野圭吾就这么做到了,我想要的一切,甚至比我想要的还要多。我也理解,为什么套用了大热电视剧《神探伽利略》全部人物设定的这部片子,最后却不加《神探伽利略》的标题,只能在预告片里,用“完璧”来形容这次的杀人事件。

  天才的大脑,和执着的心,只有这样,才能做出完璧的事件。影片像男主角石神一样,绝口不提对邻居花冈的爱,即使被问到为什么要帮助她,也只是拿“如果不能买到你做的便当就麻烦了”这种理由来搪塞。悬疑片的本质就是线索的铺垫,在暗示线索的同时,片中处处留下了爱的痕迹。还记得石神在片子里唯一一次笑,在纷杂的办公室里,镜头旋转,石神吃着便当,脸上写着幸福的笑。可惜事情已经不可逆转,这个笑,多么绝望和苍凉。

  还想说的是,天才数学家石神沦落到在普通高中做没人理睬的数学老师,绝望之下准备结束自己的生命,只是因为新邻居母女的一次拜访,重新点燃了生活的勇气,因为爱,便不顾生命的为花岗扛下杀人罪,做那么大的牺牲。而接受那么大帮助的花岗,仅仅是害怕“今后要看石神眼神生活”而开始渐渐拒绝配合。多么令人唏嘘。

  关于演员,全片焦点石神的扮演者堤真一中规中矩,最后时刻的爆发显得震撼人心,一直被压抑的生活,一直被压抑的爱,最终被女主角理解,那一刻的嚎叫接近本能,也接近人心。电视剧里主角汤川学的扮演者福山雅治,可以说来自电视剧,高于电视剧,最后的无力感表现的也很到位。柴崎幸,很不幸的还是花瓶。

从此成为苹果的奴隶

  入手ipod touch 8g,19800日元,用掉了办softbank手机送的5000元代币券,再加上以前攒下的点数,最后实际支付的,大约折合人民币875元。种种原因没有选择这次新出的3代。3代起跳32g,29800日元,不想为了一只mp3花去毛2000人民币。添点钱可以买电脑了。

  日本人对于nano5的热情让人乍舌,12日是第一个出货日,还是个星期五。晚上到梅田的时候,友都八喜的16g版本nano5已经卖光了。苹果的柜台前围着一圈人。倒是一向很牛的sony柜台(同一款产品可以摆几个柜台。。。)变得冷冷清清,尽管已经紧急降价,并提升了返还点数。对ipod感兴趣的日本人,大多是穿着职业套装的OL,还有目光呆滞仿佛是御宅族的男人,也有看起来两鬓有白发的中年男人。倒是传说中日本消费的主力,高中女生很少见。也许,她们刚刚开始攒钱吧。

  回来把玩了一会儿,算是和apple的第一次亲密接触,只好感叹touch的强大。touch的前身,iphone的确是划时代的产品,还记得当年通宵看iphone发布会时,史蒂夫乔布斯高昂着头,君临天下一般地说,今天,我们重新发明了电话。

  曾经就这样把它作为人生梦想了,但是在离它最近的地方放弃了。没有丝毫后悔,因为当时我就清楚地意识到,它对于你意味着什么。我想你过得更好一点,心念简单,就比较容易做出正确的决定。

  夜已过半,milan在我面前表现的如此垃圾。

闲暇

  这几天,是闲暇的日子。在家里看书上网,绝大部分时间,都在床上。

  于此同时,女朋友大学入学。突如其来的新生活所带来的惶恐困扰着她,而我所能做的,就是让她拿起手机,就能找得到我。宝贝,我在呢。守着QQ,MSN和飞信,守着你。突然也觉得,这样的日子,是一种幸福。这样做唯一不好的就是,当随时随地都在肆无忌惮地发泄着思念之后,回到这里,显得语言贫乏。哈哈。

  日本之行已经过半,但是对自我的救赎,却还未知。我虽然自信,所有来的人中,我的收获是最大的,但是,他们要的不是这个。他们要的,我给得了他们么。还在研究口水鸡的做法,红油熬的不地道,明天问东北人借一点中国产的辣椒来。

  晚上有时候会出去走走,日光之下的日本和黑夜降临的日本果然是两个地方,那些脸上抹的比身上穿的还多的女人,刺激着男人的心。但是你一定不会想象我有多么心平气和,默默地对你说,宝贝,我就快回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