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记

  依然凌晨爬起来看球,日本这边的时差刚好,看完还能睡两小时。之前对chum说看好曼联,实在是对足球缺乏信心,对非足球的因素存在恐惧,弗格森应该回望圣西罗的那个雨夜,他的狂妄浸透了全队。曼联的失利更多的是精神方面的原因,巴萨的胜利更多是足球本身的原因。这不是悖论。

  给rin寄出了明信片,第一次,可能搞反了from和to的位置,但愿能传递到,我的心意。

  注册了校内,终于向sns妥协,但是依然会坚守live spaces,这里才有归属感,这里才是家。那边站个位置,权当是留言板吧,当然,正如我在那边写的一样,没有留言也是另外一种理想的情况。

  突然就不想写了。到这里吧

沉闷了几天,来点照片吧

 

   那天在猪名寺买的土豆,200日元随便装。

 

 

 

 

                                                                                                                                                                                                                                                             

   熊本县产的西瓜,只要1500日元。。。那天看见一个一样大的,要7700日元。

 

 

 

 

 

 

   粉红色系的厨具,啊。。

 

 

 

 

   从家里阳台上忘外面拍,早上7点多,很好的阳光。没错,你看到的是田。。。

 

 

 

                                                    对面的公寓,看起来比我们的要高档。

   某天的夜宵,当然是3人份的,对折后490日元.

 

 

 

 

 

 

   难波地下广场的喷泉。

日记

  很无奈地装回了xp系统,开始是以为有某个软件(怀疑是emule)与无线网卡驱动有冲突,但是回到xp后发觉可能是我笔记本上的无线网卡会过热。无线网不响应之后重启会直接导致开机无显。它现在就像一个定时炸弹。

  今天是复课第一天,上午第一节课的老师就是戴着口罩上课的。当然全天在学校看到的戴口罩的人其实并不多。昨天在雅虎日本上看到新闻,说不得病的人戴口罩没有意思,只要得病的戴上就能防止传染。日本人,是很自觉地戴上口罩的。总的感觉,现在的大阪已经走出了恐惧,或者说根本就没有恐惧?据说放假的一周日本的孩子们都玩疯掉了,卡拉ok店爆满。

  另外,日本女高中生的校服,白色的衬衫,真的是透明的哟。

日记

  今天跑去了家乐福,一周一次的特卖。我得买鸡蛋,我们三人以每月180个鸡蛋的速度消耗着。日本食品类里为数不多的比国内便宜的,就是鸡蛋。99日元十个,个还大,看起来像是国内最顶级的鸡蛋。等以后找个机会也体验下252日元10个的,叫做“光”,看那广告,是蛋黄上有一层光泽……

  比起上个周三,上上个周三……家乐福里的人,少多了,一片萧条。店员全部带上了口罩,大部分的顾客也带口罩。这让人感觉安心,毕竟H1N1主要是以飞沫为传播途径的。再加上出门回来就洗澡洗头换衣服,应该有把握不得病。所以江南飘雪问我怕不怕,我能马上告诉她,我不会怕,我有把握。

  回来的路上,沿着猪名川走,发现沿河岸是不少提供给户外活动的,有棒球场,网球场等等。最近学校休校,学生们在外面活动的很多,看到开心打着排球的女孩子,也看到独自在河边草地支乐谱练小号的年轻人。

  晚餐做的煎鱼,反响不错。

日记

  休校的第二天,看到电视上播报猪流感确诊人数已达178人的新闻时,已经有些麻木了。

  中午跑去家附近的药店,看到仅有的两个口罩,抢在一个老太太之前抢到手,对不住了。这个口罩够贵的。135日元一个,不过日本人真的把以人为本当作设计的准则,小小的口罩,怎样让人不感觉闷热?加两个清凉油的海绵片就解决了,不得不佩服设计者。

  现在尼琦也有确诊病例了,一来就是5个。之前神户,西宫,吹田等等城市的疫情包围着尼琦,尼琦仿佛是一片净土,现在终于沦陷,该来的总会来到。这边一般日本人居民还是显得比较平静,但是听说家乐福里的气氛很紧张,日本人好像战备一样地囤积日用品。万代里还好,没见过这样的情况

  今天算是彻底放假,一点看书的心思都没动。那天偷懒,Windows7安装了个精简版,现在为了恢复日文输入法而焦头烂额,折腾了一下午。明天开始要做事了,有些事情近在眼前。我要救赎我自己。

大难临头

  昨天早些时候,兵库县和大阪府的猪流感确诊人数还只有17个。然而一切改变在昨晚的紧急新闻,兵库县感染50人,大阪府感染31人。兵库所有公立学校休校,私立学校建议休校。新闻发言人告诫大众不要惊慌。

  今天早上,果然传来学校休校一周的消息。我带着一块手帕出门,想去买口罩,可是跑了3家药店,2家超市,都卖光了。日本人,大多数都戴上了口罩。但是日常生活看起来没什么变化。

  中午回家,新闻里播报感染人数已经达到130人。恐怖的是,三宫车站的一个工作人员,以及三菱银行的一个工作人员感染了,这说明还有感染病人去过这种公共场所,更加恐怖的是,一名小学六年级的女生确诊,但是她和之前的任何一个确诊患者没有关系。换句话说,根本找不到感染病毒的来源。

  下午有日本相扑比赛的实况,直播到一半的时候突然插播日本猪流感防治组组长的新闻发布会,他说猪流感可能在日本进入了大规模爆发的前期。插播新闻介绍了一个去香港的旅行团,25人全员感染。

  这时候学校留学生室的两个老师来到我们宿舍,跟我们说不要外出,停课一周什么的。我们也只好默默点头。晚饭烧的很少,因为不知道什么时候再出去买菜,幸好周六在猪名寺买了好多土豆,那东西管饱。

  吃饭时候的新闻,说尼琦还没有确诊病例。稍稍安心了些。

周记

  这周最大的感受,就是咖喱吃到发神经。五天有四天吃食堂的咖喱饭套餐,好吃倒是其次,咖喱饭是食堂唯一能吃饱的东西了,定食实在只够塞牙缝的,也未必见得好吃。开始琢磨着学习和食的做法,味曾汤已经做得有模有样。准备专门写一篇关于吃在日本的文章,但不知道何时能够动笔呢。

  安装了Windows7rc版,想起那个积极尝试新软件的年龄。乐于尝试,乐于接受。而不是把心封闭起来。那才是积极的人生态度吧。由于没有经受过vista的折磨,所以Windows7的界面出来,还是感觉非常惊艳的。驱动程序完全到位,这挺令人称赞的,要知道XP都8年了我还得准备好几个驱动。各个程序,网页之间的切换非常流畅,当然这也可能是新系统的原因。目前还没有发现任何兼容性问题。感觉不错。

  日本爆发了猪流感,都是非输入性病例。兵库县大阪府一带是重灾区,一夜之间冒出来40多例确诊患者。我们尼琦,也快停课了吧。明天出门就去万代买口罩去。

  课程没什么好说的,正常进行着。现代中国研究连续两周要交报告,而且主题都一样。特别有影响的是日本史课,这边对历史的研究方式相当有意思,日本人对历史的态度很暧昧,你可以看到大量的猜测和推论,着重于探索历史事件背后的人性。妈妈说让我考虑在日本念研究生研究历史,我会认真考虑的。毕竟研究中国近代史,还是在国外比较方便。

Previous Older Entries